第47章 番外二:柯苏、查路夫妇的调查小问卷

苏未满:好像每一天都处在感动之中,也分不清哪一个最感动了诶?

查理斯(赶忙顺毛):乖,我不生气就行啦~

小岐儿(被忽然撒的一波狗粮虐的心疼,很心疼自己有木有):好啦,下一个问题,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,对他/她的第一印象是?

路小雨(想了想,忽然有些不好意思,囔囔着):我嘛,最感动的就是查理斯在记者会上,公布艾尼娃的身份啦~

小岐儿(无扶额,决定换个人问问):那我们的男主呢?

柯舒离(一副莫名奇妙的样子):惊喜之后,剩下的不就是满满的感动了吗?

柯舒离(嘴角抽了抽,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意思):未满在什么时候都是好的,哪怕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小岐儿(很赞同的点头):嗯嗯,毕竟情节都是我写的嘛,手心手背都是肉,不过两位男主真是实力宠女友的典范呐~

小岐儿(清了清嗓子,掏出怀里的本本):第一个问题,对方的生日是?

柯舒离(脸色已经开始阴沉了):这个问题你去问,我爸妈不是更好么?

路小雨、查理斯,一起露出受伤的表情。

小岐儿(已经炸毛,翻着手里的台本):喂,你们都走了,剩下的问题我问谁去啊!(无奈之际,只得赔上笑脸做结束语):由于那两对不听话情侣,已经去享受他们的甜假期了,原来的调查小问卷也只能进行到这里,各位读者朋友请轻点拍我,如果有缘的话,我们下一册再见吧~

路小雨(立刻挽上查理斯的胳膊):那还用说,肯定是我们喽~

小岐儿(感受到背后一股凉风):呃,还是不要了,他们这么忙估计没时间接受采访,那个问问未满好了?

小岐儿:你是男主,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
小岐儿(不情愿地把台本翻到下一页):你们这样打太极,我很苦恼的好不!

路小雨(气鼓鼓地往查理斯怀里钻):好气哦,我还是不是你最偏心的女二?

小岐儿(默默干了这碗狗粮):下一个问题,对方为你做的最感动的一件事?

小岐儿(赶紧出来缓和气氛):看来,柯苏夫妇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是很好,不过也难怪,毕竟人的感情属于细水长流的嘛~那么,查路夫妇呢?

查理斯(想了很长时间):她同意和我在一起

柯舒离(很认真的表示):每一天和未满在一起的日子,都充满了新鲜感,不知道她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,所以——

小岐儿(满脸黑线):看来男主们的情商都有待提高啊。下一个问题,对方为你做的最浪漫的一件事?

柯舒离(摸了摸脖子上的鲁伯特之泪):我一直觉得,未满是一个诗化的人,所以她为我做的所有事,都是浪漫的,没有第一第二之说。

一阵凉风嗖嗖挂过,小岐儿(抖了抖):怎么说着说着就忽然变天了呢?

路小雨:当然是惊艳啦,没有想到我们家查理斯,在人群之中那么耀眼……balabala以下省略一万字。

苏未满(脸颊忽然红了):好多好多啦,最浪漫的,嗯,应该是比赛之后的表演滑啦……

小岐儿:那查理斯呢?

柯舒离(突然泛起迷人的笑容):既然这么苦恼,那不如——就取消这个问答吧,我们的时间很紧张,就不给亲妈你添堵了!

路小雨:他把赢来的金牌戴到我的脖子上。

查理斯(目光柔和地看向身边的女孩):第一眼还好,直到她拉着我的手奔跑在马路上,又决定收留我,那一瞬间真是被感动到了,那样不管不顾,明明自己还需要被人照顾,却反而来帮助我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为我挺身而出的姑娘,我又有什么资格辜负?

苏未满(一脸无辜):坦白讲,我也不知道,不然你也去问问他们吧?

路小雨(一万个不服气):“为什么?”

柯舒离拉上苏未满的手,两人都笑笑不说话。

小岐儿(猛地回头,看向一边的路查夫妇,结果两人正垫着脚地往大望向移动):喂,你们干什么去,我还有问题没有问完呢!

小岐儿:我觉得你记节的日期,比记查理斯的生日更加清楚。

路小雨(率先举手):我我,查理斯的生日,我想想,哈,对了!是7月15日,这天刚好是中国的鬼节诶!

小岐儿(往下继续翻着台本,眼神一亮,坏笑出来):咳,这个问题是读者们单独提问给柯苏夫妇的。

苏未满:是高考结束后啦,在小雨家的冰场,第一印象嘛,一座行走的冰山。

查理斯(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):终于弄明白她为什么生气了,以及她终于不生气了。

小岐儿(赶紧打断):是感动啦感动,不是惊喜!

柯舒离(嘴角带笑):1月20日。

路小雨(非常抱歉地挥挥手):不好意思啦,查理斯的时间也不富裕,那么我们也先走一步啦!

小岐儿(赶紧顺毛安抚):相我,这个问题你们一定不愿意回答的……(看向柯苏夫妇)读者提问柯舒离,请问你父母的感情是不是不好?他们是出于何样的心情给你起这样的名字?

小岐儿:大家好,这是一个很正经的番外,就由我代替读者向两对情侣进行提问哦,看看谁的回答,更能获得读者们的青睐哦~

查理斯抱起路小雨跑出了大门,这边柯舒离与苏未满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小岐儿(点点下巴,寻思了一会儿):这局怎么看都是柯苏夫妇占上风呢~

小岐儿(无力扶额,看向苏未满和柯舒离),苏未满(非常流畅,一点都没有迟疑):3月29日。

查理斯(默默伸出手,掐了路小雨的胳膊,旋即又笑了出来):2月23日,我也记得那一天是俄罗斯的谢肉节。

苏未满(附和地挽着柯舒离的手臂,眨眨眼睛):舒离难得有休假,所以抱歉啦~

加载中…